易教网-苏州家教
当前城市:苏州 [切换其它城市] 
sz.eduease.com 家教热线请家教热线:400-6789-353 010-5126-7892

易教网微信版微信版 收藏本站收藏本站

易教网手机站二维码

扫一扫进入易教网手机站

易教网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易教网

易教播报

欢迎您光临易教网,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易教网苏州家教的大力支持和关注!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更优质便捷的服务,打造苏州地区请家教,做家教,找家教的专业平台,敬请致电:400-6789-353

当前位置:家教网首页 > > 家长加油站 > 关于英国音乐课程设置理由的讨论及当前英国音乐教育的现状 英国音乐教育思想及其课程体系的研究

关于英国音乐课程设置理由的讨论及当前英国音乐教育的现状 英国音乐教育思想及其课程体系的研究

【作者:成教员,编号4457 点击数:526 更新时间:2019-02-25

早在古希腊时代,哲学家就开始意识到音乐教育的重要性。 2011年出版的英国国家音乐教育计划的封面上赫然引用了亚里士多德及柏拉图有关音乐教育的名言。亚里士多德说:“音乐塑造了人的品格,年轻人应该获得音乐教育(Music has a power of forming the character and should therefore be introduced into the education of the young)”。 柏拉图则道“音乐是道德法则, 它赋予宇宙灵魂,为心灵安插翅膀,给予一切事物生命……没有音乐,生活将是一个错误(Music is a moral law. It gives soul to the universe, wings to the mind, and life to everything… without music, life would be an error”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2011, p.2)。这两句名言很好的阐述了音乐教育的重要性。

为什么要学习音乐?

有可能我们不曾注意到,在生活中,音乐总是如影随形,无处不在,在商场,超市,学校,酒店,…..你总是能听到不同类型的音乐。目前,在英国,与音乐相关的职业众多,据统计,大约有11.7万人正在音乐行业从事音乐的全职工作,有超过160万业余音乐家经常参加团体音乐的制作和表演(Pitts 2017,p.162)。亨利( Henley 2011,p.4)指出,培养技术精湛的音乐人才可以确保英国创意产业的持续发展,并为此带来经济效益。

由此可见,音乐是重要的经济产业,推动着经济的发展。然而,音乐教育不仅仅是针对那些有志于从事音乐事业的准音乐人才,音乐也是一门必修的基础学科(Plummeridge,2001,p.21)。人们通过学习音乐能获得其它的益处(Transfer Benefit)。

英国国家教育部门Ofsted指出,儿童参与音乐活动可以提高他们的自尊心,并最大限度地促进他们在学习上的进步(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2011,p.42)。此外, Yorke Trotter提出了‘sound before symbol’ 理论(Pitts, 2017, p.160)。简而言之,婴儿出生时先有听觉,通过声音,与外界交流,声音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第一要素。 Hallam(2010,p.2-11)通过研究证实,音乐教育不仅提高孩子在学校的参与度,并且能促进孩子的创造力,同理心,语言及读写能力,空间意识和心理健康的发展。 Pitts(2017,p.161)也指出,音乐活动带来的成就感能增强孩子的意志力及韧性。

英国教育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在给 亨利的信中(Henley 2011,p.39)有这样的描述“优质的音乐教育带来的第二个益处(Transfer Benefit)是能增强人的自尊心及抱负; 改善人的行为和社交技巧; 提高我们计算,识字和语言等方面的学术成就”。这些“通过音乐教育带来的其它益处(Transfer Benefit)”通常被认为是英国音乐教育的理由之一。音乐是英国教育体系中的必修课程。

此外,在心理学方面,聆听音乐时大脑产生的物质将影响人的感情及情绪。 Schellenberg (2005, p.202)的实验表明当孩子在老师的引导下主动聆听音乐时所产生的情绪,对孩子的认知,创造力和其他能力都有着积极的影响。同时,音乐还能分散人的痛苦,转移人们沮丧的情绪。 Yorke Trotter (Pitts, 2017, p.160)提到:“那些很多深深困扰的,对生活的厌倦情绪将随着新的理想和想法的产生而消失,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自我表达方式,能重新燃起我们对生活的兴趣”。


在学术届一直存在着这样的争议,即然音乐教育能带来其它益处(Transfer Benefit), 那么到底是学习音乐本身获得音乐知识更有价值,还是通过音乐教育带来的其它益处(Transfer Benefit)更为重要呢?米尔斯比较倾向于后者,即学习音乐带来的第二成效,他认为成功的音乐教学应该是通过音乐的学习得到其它益处,获取音乐知识应该排在教学目标的第二位(Pitts,2000,pp.34-38)。然而,Demorest和Morrison认为仅仅强调学习音乐所带来的成效而不注重音乐本身的学习,会扭曲音乐在课程中的位置,而将音乐定位为为其他技能类型服务的学科。他们认为获得音乐知识,在音乐上取得的成就才是音乐学生真正的回报。

此外,他们还建议莫扎特效应和钢琴效应不应该被包括在音乐教育的理由中,因为,如果音乐课程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进行安排的话,那么一些传统的音乐,团队音乐的合作有可能会被摈除在外而遭到淘汰(Demorest和Morrison,2000,pp.36-38)。笔者认为,音乐知识和音乐教育带来的第二益处(Transfer Benfit)都是学习音乐的重要原因,两者并不冲突,然而如何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至关重要。

菲尔波特( Philpott , 2012,p.48)曾指出过度依赖音乐教育的可转让利益(Transfer Benefit),即通过学习音乐而得到的其它益处或技能,会导致浪漫主义情怀,而用“音乐对你有好处”一概而论学习音乐的目的,并最终破坏了学生,教师和政策制定者对待音乐的认真态度。例如,摩根(2014)曾发表了这样一段演讲“如果你还不知道你想做什么(职业生涯)……我们会被告知,那就学习艺术和人文学科吧,因为它们适合各种工作……我们现在知道这不可能的。只有学习包括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主科目才能年轻人得到更多的选择”。

因此,虽然有科学证实音乐教育确实有可转移效应,但是我们不能忽略音乐作为基础学科的价值。Philpott(2012,p.59)指出学习音乐本身和其教育观念是我们开设音乐课程的最为重要的原因。音乐是一种语言,知识结构体系(Philpott和Plummeridge 2001,第5页),它与数学及科学相类似,同属认知体系领域。(Plummeridge,2001,p.27)。

Swanwick(1988,p.102)还指出,“当音乐作为一种情绪被卷入当地文化实践中时,我们应该在课程设置中尽量避免这种情绪化的音乐。” 综上所述,正如 Pitts指出,认真考虑音乐课程的目标设置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需要慎而为之(Pitts,2000,p.39)。

英国国家音乐教育计划和当前英国音乐教育的思考

英国2011年国家音乐教育计划文献第三页注明英国是音乐教育的世界领导者(教育部,2011年,第3页)。纵观其体系,1999年,教育部推出音乐标准基金(MSF),旨在扩展地方政府为学校提供优质的音乐服务。然而,资金分配比例在各区域间不平等。 据Purves的调出显示,他所研究的地方当局在1998年至2011年期间获得了无与伦比的资金,几乎是当时人均学生平均额的三倍(Purves,2016,第3页)。另,Plummeridge(2001,p.27)指出,虽然音乐教育被认为是有价值的,但音乐在整个教育体系课程中仍然处于边缘地位。

2010年9月24日,英国教育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给Darren Henley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当前政府对音乐教育的看法:“…..每个孩子都应该接受优质的综合性文化教育,应该都有机会学习唱歌,演奏乐器’’(亨利,2011年,第7页)。同年,英国国家音乐教育计划颁布,强调了向所有学生提供高质量音乐教育的重要性。此外,它认为高质量的音乐教育提供者应该是一个融课堂教师,专业音乐教师,音乐家及许多其他音乐组织的结合体。因为音乐的特殊及复杂性,单单靠教师一个群体是几乎不可能掌握所有的音乐知识的,因而需要加强这些群体之间的合作(教育部,2011年,第3-11页)。

英国音乐教育的成果及其问题

英国音乐教育的愿景是让来自不同肤色和家庭背景的儿童都有机会学习乐器。因此,在英国国家音乐教育计划颁布的同时,音乐中心(Music Hub)也成立了。该中心的任务是必须确保每个5-18岁的孩子都有机会通过大班音乐教学的模式学习一种乐器,一周一次,且连续学习同一种乐器的时间最好是一年(至少不少于一个学期)。(教育部,2011年,第9-11页)。 2015/16学年的有关统计音乐中心完成任务情况的报告显示:662,871名学生接受了音乐中心提供的大班器乐教学(WCET),这些接受大班器乐教学的学生中有70.13%是第一次参加该类课程,且主要是小学4年级的学生。此外,学习声乐,吉他,铜管乐团,木管乐团和弦乐团的人数也略有增加。另一方面,根据音乐中心提供的2015/16年度数据显示:英国有75.58%的白种人,他们中74.51%的孩子享受了大班器乐教学; 有10.44%来自亚洲,他们中有11.05%获得了大班器乐课程; 有5.6%是黑种人,他们中有5.88%的孩子学习了该器乐课程。这组数据与普尔维斯(2016,第3页)之前研究指出的白人学习器乐的人数比较多,音乐教育存在种族上的不公有矛盾(2016年,第3页)。就从人口比例来说,英国的音乐教育在种族上还是公平的。

除此以外,英国政府还在2007年1月,宣布将在未来的四年内投入4000万英镑用于全国学校歌唱计划。Sing Up因此而成立。该组织旨在提高英国歌唱的水平,使英国成为一个歌唱民族,并促使人们意识到学习唱歌是健康的有好处的,以希望籍此提高生活质量,促进社区的和谐。截至目前为止,近90%的州立小学已注册了Sing Up;平均每个学校有3.06名注册人使用Sing Up作为一种教学工具; 有45,587人参加了Sing Up组织的培训和专业发展活动; 有15%的学校正在争取将唱歌作为学校生活核心的一个奖项(Sing up,2011)。

此外,政府声明学生应该与他人一起创作音乐,学习唱歌,并有机会进一步提高音乐水平(教育部,2011年,第9页)。 根据2016年的音乐中心报告的数据显示,音乐中心共提供并支持了14,866个乐团和合唱团。在2015/16学年,共有342,225名学生定期参加以乐器为基础的乐器和合唱团(Fautley and Whittaker,2017,pp.17-20)。在英国的谢菲尔德,有一个为6-7岁儿童举办的音乐工作室,每周定期都有专业音乐教师及音乐家前来指导定期举办家庭/学校音乐会(Pitts,2017年,第161页)。此外,英国的音乐教育呈金字塔形,儿童从最初广泛的音乐教育开始逐步往上攀升到由音乐与舞蹈计划(Music and Dance Scheme)提供的最高级别的音乐培训课程(Henley,2011,p.12 ).

在英国,孩子受到老师的鼓励创作自己的音乐。老师不再是传授智慧的权威,而是从旁指导学生,为学生营造舒适的学习环境,学生由于被授予创作任何音乐的权利,他们的音乐创作及自我表达得到进一步的提升(Plummeridge,2001,p.26)。1999年的一份大学录取报告显示(Demorest and Morrison, 2000,第37页)那些多年学习音乐的预科学生在SAT考试中都在语言和数学上都取得了高分。

虽然英国的音乐教育取得了上述的成就,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Fautley和Whittaker(2017,pp.13-47)注意到大班器乐教学(WCET)的形式是可变的,这是由于各地不同的财政支持的造成的,因为学习不同的器乐成本不同,大班器乐教学(WCET)的质量受到社会关注。此外,一些音乐中心(Hub)认为提供一系列10个课时的器乐入门课程没有什么意义,这些课程与学生的其他音乐学习没有太多的有效联系(教育部,2013年,第18页)。统计有多少学生在接受大班器乐教学(WCET)之后立即继续学习乐器是非常困难的(Fautley and Whittaker,2017,p.17)。此外,Cain(2001年,第110页)指出,有证据表明中学对小学的工作关注太少,小学和中学的音乐课程缺乏对接,两者之间的课程没有连续性,虽然英国国家音乐教育计划在音乐课程上安排的详细且平衡了各项音乐知识,但由于分配给音乐课程的时间有限,因此需要实现教育计划规定的各项知识的传播非常困难。

结论

音乐不是娱乐。 它是一种语言和认识方式,是一门严谨的学术课程。 音乐构成了我们人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数学和科学的科目一样同等重要。 以音乐为核心的教育将使公民能够过上充实而富有创造力的生活(Pitts,2017,p.160)。 在英国,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都有机会通过大班器乐教学学习器乐,通过Singup项目学习唱歌,及其他相关音乐课程学习音乐。 英国国家音乐教育计划的通过,政府对音乐教育的财政支持意味着在英国音乐教育的重要性,它是英国与音乐相关的创意产业持续保持和发展的动力。 然而,音乐教育的连续性,特别是中小学之间音乐课程的链接并不理想,有待加强。

Reference:

Cain, T. (2001)’Continuity and progression in music education’ in Philpott, C. and Plummeridge, C. (Ed.) issues in music teaching. London: RoutledgeFalmer, pp. 105-117.

Darren Henley (2011) ‘Music education in England: a review by Darren Henley for the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and the 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Available at: //dera.ioe.ac.uk/3869/1/3869_Music_Education_in_England_-_Review.pdf (Accessed: 12 February 2018).

Demorest, S. M. and Morrison, S. J. (2000) ‘Does music make you smarter?: This discussion explores some of the research studies that have proposed connections between musical involvement and general intelligence’, Music education journal, 87(2), pp.33-58.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2011) The importance of music: a national plan for music educat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the-importance-of-music-a-national-plan-for-music-education. (Accessed: 21 January 2018)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2013) National curriculum in England: music programs of study, Available at: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national-curriculum-in-england-music-programmes-of-study (Accessed: 11 February 2018).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013) Music in schools: what hubs must do. Available at: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music-in-schools-what-hubs-must-do (Accessed: 26 January 2018)

Fautley, M. and Whittaker, A. (2017) ‘Key data on music education hubs 2016’, Available at: //www.artscouncil.org.uk/sites/default/files/download-file/Key_Data_MEH_report_2016.pdf (Accessed: 28 January 2018)

Hallam, S. (2010) ‘the power of music: its impact on the intellectual, personal and social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in Hallam, S. and Creech, A. (Ed.) Music educ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in the United Kingdom: achievements, analysis and aspirations. London: Institute of Education, pp.1-17.

Mcphail, G (2016) ‘A ‘fourth movement’ for music education? A response to Chris Philpott’s sociological critique of music curriculum change’, British Journal of Music Education, 33(1), pp.43-59.

Morgan, N. (2014) ‘speech: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ducation speaks about science and maths at the launch of Your Life campaign’. Available at:  https://www.gov.uk/government/speeches/nicky-morgan-speaks-at-launch-of-your-life-campaign (Accessed: 29 March, 2018).

Pauline Adams, Hilary McQueen and Susan Hallam ()’ Contextualising music education in the UK’

Philpott, C. and Plummeridge, C. (2001) ‘Introduciton’ in Philpott, C. and Plummeridge, C. (Ed.) issues in music teaching. London: RoutledgeFalmer, pp. 1-5.

Philpott, C. (2012) ‘the justification for music in the curriculum’ in Philpott, C, and Spruce, G. (Ed.) Debates in Music Teaching. The Debates in Subject Teaching Series. Routledge, Taylor & Francis Group. pp. 48-62.

Pitts, S. (2000). Reasons to teach music: Establishing a place in the contemporary curriculum. British Journal of Music Education, 17(1), 32-42.

Pitts, S. (2017) ‘What is music education for? Understanding and fostering routes into lifelong musical engagement’, Music education research, 19(2), pp.160-168.

Plummeridge, C. (2001) ‘The justification for music education’ in Philpott, C. and Plummeridge, C. (Ed.) issues in music teaching. London: RoutledgeFalmer, pp. 21-31.

Purves, R (2016) ‘‘The Ten Percent’: Young people’s access to publicly-funded instrumental music tuition in England: findings from an idiographic geographical case study’,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Music Education. pp.1-10. Available at: https://www.dora.dmu.ac.uk/xmlui/handle/2086/12177 (Accessed: 19 January 2018)

Schellenberg, E. G. & Hallam, S. (2005) ‘Music Listening and Cognitive Abilities in 10- and 11-Year-Old: The Blur Effect’,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1060(1), pp.202-209.

Sing up (2011) Achievement and history. Available at: //webarchive.nationalarchives.gov.uk/20110304162756///www.singup.org/about-us/achievements/ (Accessed: 10 April 2018)

Swanwick, K. (1988) The cultural exclusiveness of music in Swanwick, K. (Ed.) Music, mind and education. London: Taylor and Francis. pp. 91-102.

what rationale and justification has music been included in the curriculum in England? What is current thinking as to what the outcomes of music education should be?


手机版阅读地址:https://su.eduease.com/mob/zixun_info-id-63862.htm

微信扫一扫,用手机看该文章

微信公众号:易教网

微信扫一扫,关注易教网公众号

推荐科目: 苏州英语补习 苏州数学补习 苏州语文补习 苏州物理补习 苏州化学补习 苏州生物补习 苏州钢琴学习 苏州美术学习 苏州小学补习 苏州初中补习 苏州高中补习 苏州大学生家教 苏州家教补习 苏州一对一辅导
相关城市: 家教 苏州家教 北京家教 上海家教 武汉家教 南京家教 深圳家教 福州家教 西安家教 广州家教 天津家教 南宁家教 兰州家教 连云港家教 承德家教 丽江家教 外教一对一 大学生家教 高考家教 数学辅导